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SAT考试培训

取消强制SAT/ACT,好事还是坏事?

前段时间,根据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学生提起的一项诉讼的和解协议,加州大学的10所学校(其中包括一些美国最受欢迎的大学)在招生或奖学金决定中不会将SAT和ACT分数考虑在内。

这次和解标志着一场关于加州大学系统是否应该使用标准化考试的漫长法律辩论的结束。有色人种和残疾学生表示,标准化考试让他们处于不利地位。这项考试的反对者称这项协议是“历史性的”,并表示这将扩大全州学生进入校园的机会

考试如何会涉及歧视?这要从它的“卷”说起。

1.SAT也逃不开“内卷”的命运

SAT和ACT俗称“美国高考”,是美国大学招生中广泛使用的标准化考试,旨在评估学生上大学的准备情况。SAT考试1926年首次亮相,自问世以来,就成了美国大学录取中不可缺少的一环。从招生官的角度看,标化成绩为评价标准各异的高中绩点添加了一种平行参考,甚至还能以此推测学生在大学的学术表现将是否出色。

在SAT和ACT问世之前,美国从未有过这类全国通用、标准统一的考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标化考试被美国人认为是智力测试,聪明人考高分进名校几乎是天经地义。但随着考试推行年限越来越长,各种针对性考试辅导行业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高分学生越来越多,SAT“基准分”也经历了一个不断上涨的过程。(College Board为了提高SAT分数的实际应用价值,设计了一个“大学基准线”,即达到这个分数值,可以判断一个学生有75%的可能达到大学C及以上的成绩水平。包括数学基准分和阅读基准分。)

据《纽约客》披露,小布什在耶鲁大学的成绩单上记载的他用于申请大学时的SAT成绩——1206分(满分1600),其中阅读部分566(满分800),数学640(满分800)。尽管这个成绩在现如今看来平平无奇,但实际上1206分在当年的美国已远高于平均水平。

据College Board统计,在1964年前后,也就是小布什参加SAT考试的年代,“高三学生”的平均成绩只有973分(阅读475分,数学498分)。但现在,不用说进耶鲁了,如果想进TOP50的院校,SAT至少要在1400分;想申请排名前30名的学校,单科更需要考到700分以上。

随着问世时间越来越长,SAT考试也变得越来越“卷”。

2.并非所有人都“卷”得起

在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许多考生为了能够申请到心仪的学校,考到理想的分数,通常要参加多次考试,或者参加专门的补习班或聘请私人家教。但显而易见,这一切额外的为提高成绩所做的努力都需要以家庭的财力为支撑。而这对于收入较低的弱势群体来说,无疑带来了额外的负担。

2019年,加州地区民权组织的三名学生代表联合康普顿学区(洛杉矶县主要为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区)组成联盟,联名上书指控SAT考试涉嫌歧视弱势学生群体,违反了州民法权,要求加州系统大学立即取消这一硬性录取条件。其中一名叫Kawika Smith的高中生直白地吐露了他的心声。

Kawika Smith在信中说,他拥有高达3.56的GPA,洛杉矶西南大学的三个副学士学位以及丰富的社区服务经历,但这一切都没用,因为SAT考试是他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路上无法移除的障碍。他的母亲是一名家庭护理工作者,年收入仅有23,000美元,负担他们两人的生活开销都勉勉强强,更别提为他请私人家教准备入学考试了。他坦言自己参加过几次SAT考试,但成绩都不好,原因不是因为他没有好好复习,而是因为他连着几天没钱吃早餐,因空腹难受而无法专心于考试。

在SAT/ACT成绩仍是大学入学铁门槛的情况下,“卷”不起的学生在竞争中处于必然的劣势地位。

3.适合的生源可能被“卷”掉

虽然标化考试被认为能够推测学生在大学中的学术表现,但不少学校也在质疑这些“普遍认识”。

2018年,哈佛大学对28所不强制要求SAT考试成绩的大学内的955,000名本科生进行了跟踪研究。研究发现,少数民族学生(一般为非裔和拉丁裔)和低收入学生普遍选择不提交考试成绩,但其综合毕业率却高于那些选择提交分数的学生群体。换句话说,SAT考试并不能证明学生的实际学术能力,因此不应该作为学校评判学生的硬性标准。

芝加哥大学通过数十年的研究发现,SAT分数不仅受家庭收入的影响,还与种族有关。据2018年大学理事会发布的考试统计显示,SAT考试的平均分为982分,其中美国白人在SAT上的平均得分为1,123,亚裔为1106分,拉美裔为990分,而非洲裔仅为946分。因此,学校认为把SAT考试的强制性改为可选择性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族裔不公平现象的发生,可以帮助学校接触更加多样化的学生群体,从而挑选出优秀人才。因此芝加哥大学早在2018年就推出了“Test-Optional Policy”从2023届,也就是从申请2019 Fall及之后入学的申请者不需要提交SAT或ACT成绩。

但芝大的此政策仅限于那些认为SAT或ACT成绩并不能完全反映出他们的学习能力和潜力的美国本土学生在美国就读高中的DACA类申请者(指在美国长大、但没有获得美国合法身份的人群),国际生不在此列。

4.Test-optional好事还是坏事?

其实Test-optional制度是早就有的事情,只不过今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各大学才被迫采取Test-potional政策。促进考试公平的机构Fair Test称,2021年秋季入学的四年制大学中,有超过一半的大学取消了ACT或SAT。包括布朗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卡耐基梅隆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和耶鲁大学在内的一千多所大学都采取了此政策。

实际上test-optional政策对学校来说并非坏事。此项政策的实施,一方面提高了本土低收入家庭的学生申请名校的信心和勇气,增加了这些学生“公平”入学的概率和机会,避免了合适的学生被“卷走”;另一方面它也使得大学的竞争性大大提高,在此项政策实施后,势必会有一部分以前由于标化成绩不太理想而没有申请名校的学生,转而申请名校,造成“抢手”名校的录取率进一步降低(排名会升高)。

但test-optional政策对于亚裔学生来说,就是完全的坏消息了,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在SAT这方面竞争优势会直接丧失

对于国际生来说情况又有所不同。test-optional政策让一些SAT没考好的但是实力真的不错的孩子多了一个被录取的 “可能性”,多了一种应对策略。但这不是意味着可以因为这个可能性而不努力做好该做的事情。如同芝加哥大学在提出test-optional政策时表示的那样:“因为无法区分申请者所就读高中的差异,所以还是会建议国际生提交SAT/ACT成绩。”SAT/ACT依然是多数美国大学招生决策中的重要参考。

而UC系统在完全不考虑标化成绩的前提下,校内成绩、出彩的课外活动和荣誉奖项这些方面会成为申请者向学校“秀肌肉”的主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