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美国大学申请

美国大学里的男生越来越少,怎么回事?

2021年春季,美国大学入学率持续走低。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美国全国学生信息交换所近期发布的一份2021年春季入学数据显示,从 2020 年春季到 2021 年春季,美国大学的入学总人数下降了3.5%

查阅历年数据可以发现,自2011年春季以来,美国大学总入学人数下降超过14%。2011年,每1000名美国人口中约有63名大学生,短短十年后,这个数字减少为51名。

然而,在总体下降的趋势下,如果我们继续细分了看,会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男性入学率的下降幅度远远高过女性

例如,在2020-2021年,女性入学人数下降了近203,000人,但男性人数下降了近两倍,超过400,000人。在2011-2021年的十年间,男性春季入学人数下降了 18% 以上,几乎是女性下降幅度的两倍。

常春藤开始向女性打开大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半个世纪前的情况正好相反。

以1969-1970学年为例,当年几乎60%的学生是男性。而一部分优秀的男性高中毕业生,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不想去一所全是男性的大学,而当时的多所常春藤学校还未开始招收女性学生。

与此同时,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有关女性在社会中的主要角色是生育、抚养和照顾孩子,而不是工作的传统观念正在逐渐退出主流话语圈,女性不需要接受高等教育的观念开始瓦解。

为了吸引这批优秀的男性学生,这些原先仅对男性开放的常春藤名校们开始行动起来了

1969年,普林斯顿和耶鲁开始招收女性;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大学分别在1971年和1972年也开始面向女性招生;哥伦比亚大学跟进得略晚,直到1983年才开始招收女性。自此,美国全男性学校的数量接近于零

然而,这番转变过程并不平和,精英大学男性的特权被剥离后,一部分男人坐不住了。

达特茅斯的一位校友曾写了一封公开信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信中写道:“天呐,看在上帝的面子上,看在达特茅斯的面子上,看在每一位美国人的面子上,让这些女人滚出去吧!”另一位普林斯顿的简单粗暴地写道:“男女同校就是个愚蠢的想法!”

尽管过程艰难,女性自此开始进入藤校,且数量逐渐壮大,直到1979年,大学里的女性学生数量开始超过男性。

同时,大量研究表明,女性在校期间的学术表现优于男性,即使是在数学、生物这类曾经由男性统治的学科,女性学生取得的分数仍高于男性。

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1984-1985年间,女性获得商学学士学位的比例为45.1%,这一比例 2001-2002年间上升到50%。自1970年初以来,女性在生命科学、物理科学和工程领域的学士学位获得比例也出现了类似的大幅增长。

倡导多样性背后,

大学开始抛弃白人男性?

此后,男性学生数量开始下降,哪些因素造就了这一局面?

比较有争议性但仍值得说道的一个推断是:大学不想要他们了

“白人男性特权”正在大学校园里被唾弃和瓦解。例如,一些学校开始从建筑物上去掉白人男性校友的名字,甚至是移走他们的雕像。

去年,华盛顿与李大学的一群学生曾试图给学校施压,要求将取自罗伯特·爱德华·李(Robert E. Lee)将军名字中的“李”去除,原因是他们认为李将军作为美国南北战争中南方联盟军总司令,是奴隶制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

Robert E. Lee 

与此同时,一部分教职工也签署了一份请愿,要求校方更改校名。社交网络上的改名运动也在火热进行,当时已有2000多名校友参与声援,扩散转发。

经过近一年的发酵,今年7月,华盛顿与李大学宣布,学校不会改名。不过,还是做出了一些妥协,校方宣布,学校将重新命名和整修Lee Chapel礼堂。这里一直以来是大学传统的中心,也是游览校园的游客参观胜地。

种族和性别问题上倡导的多元化和包容性也让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思考,如何得体地抹去曾经的“白人至上主义”痕迹?

于是,大学开始推出面向少数族裔女性性少数群体移民学生的一系列友好政策,例如学费减免、针对某一群体的奖学金、设置不同入学门槛等。

这一系列倡导多样性的举措背后,白人男性是被忽略的群体。甚至在一些大学管理者眼里,他们开始被视作是为学校财政带来学费收入的摇钱树。笼罩在男性面前的低压氛围促使一部分年轻人更加“厌学”,在结束高中生涯后不再考虑读大学。

数据显示,2018年,仅有66.9%的男性在高中毕业后进入大学,女性的这一比例则稍高,为71.3%。

那么,没去大学的这群男性高中毕业生去了哪?他们将目光投向了职业培训,例如建筑业或是医疗技术行业,既可以避免潜在的校园歧视,也不用背负巨额学生贷款。

美国人的本科学位获得率被赶超

另一个正在发生的现象或许也造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大学男性学生减少的现象。一项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与其他国家相比,在25至34岁的成年人中,美国获得学士学位或更高学位的比例从第2位下降到第16位。

2000年,在参与调查的30个国家中,美国25-32岁的成年人中,获得学士学位的比例排名第二(为30%),挪威以32%的成绩位列第一。

而到了2019 年,美国的学士学位获得率在 45 个国家/地区中下降到第16位(为40%)。爱尔兰 (63%) 则跃升为第一。

这二十年就究竟发生了什么?是美国的年轻一代不爱读书了吗?

其实,美国国民的学士学位获得比例并没有倒退。答案粗暴又简单——其他国家追了上来

这些国家包括丹麦、波兰、卢森堡、瑞士、比利时、希腊、芬兰、爱尔兰、英国、冰岛、澳大利亚、荷兰和韩国等。

学士学位获得率在这些国家的增速远快于美国。2000年至2019年间,这些国家的平均增长率为162%。相比之下,美国的增速仅为33%

这不禁让人叩问,美国社会怎么了?高昂的大学学费、巨额学生贷款、一部分少数族裔学生无法进入大学……隐藏在倡导教育公平社会外衣下的深层次原因仍亟待解决

同时,一些专家声称高等教育根本不值得投入金钱和精力,好的工作不需要接受高等教育,上大学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人们对高等教育越来越怀疑,逐渐对其失去信任,与高等教育渐行渐远……

或许,是时候让更多人重返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