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美国大学申请

1600多所美国大学取消SAT成绩要求,你真的敢不考么?

“轻标化考试”的呼声在近年日益高涨。

疫情之下,标化考试接二连三的取消,超过1600所美国大学都把SAT/ACT等标化成绩改为取消或可选择性提交(test-optional),不再强求申请者提供分数。

哈佛大学不要求2025届申请者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

△哈佛大学不要求2025届申请者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

 

也就是说,标化分数在申请过程中的重要性大大减少,但,这也让不少学生们都抓破了头,几家欢喜几家忧。

大学取消标化成绩,是为了更加多元而综合的考察学生能力,不以成绩论英雄。但这一初衷看似“政治正确”,实际却给备考学生们造成更大困扰。

一来,考生普遍认为标化考试成绩仍将与大学录取和奖助学金挂钩,对标化成绩仍旧无法放下执念。而的确仍有名校鼓励申请人提交标化成绩,比如哥伦比亚大学,不强制但鼓励学生递交SAT或ACT成绩,并将其作为有价值的筛选依据。

这也导致标化考试热潮仍在继续,疫情也未改变现状。

正如College Board《2020 SAT年度报告》显示,今年参与SAT考试的考生依然有近220万人,与2019年的222万余人几乎持平。

2020 SAT年度报告

△ 2020 SAT年度报告

更为重要的是,取消标化成绩后,连美国本地学生都发现:备考更难了

据波士顿邮报报道,学校们虽然明面上取消标化考试,却隐形地加剧考生之间的差距。

特别是在疫情之下,那些对标化成绩仍有执念的富裕学生,跨越半个美国争抢考位,而经济能力较弱的学生只能在病毒面前“望而却步”。

1 申请标准更模糊了

取消标化成绩后,并不意味着考生可以“坐躺等offer”。

你的GPA及校内排名如何?高中课程表是否有AP课程,成绩如何?你的推荐信是否够具说服力?疫情期间,你是否坚持参加了科研项目、线上公益活动、远程实习?

可以说,取消一门标化成绩,却为考生却补上了若干个考核标准。

而且美国大学申请向来注重候选人的软技能,但软技能的培养却花费不菲。

去年,美国爆出若干起大学入学欺诈舞弊案

女孩家花120万美元,让根本不会踢足球的她摇身一变成为足球明星,进入耶鲁大学;

还有一位从没有划过船的学生,父母花费了20万美元借用别人的赛艇比赛照片,以证明其体育专长,他因此成功进入南加大。

这些巨额舞弊案牵连甚广,不禁令人感叹:培养一个“软硬技能兼备”的大学生实在是需要“矿中矿”啊!

曾有中美母亲核对经济帐后发现:中国母亲每个月给孩子报的学术班能烧掉一个名牌包,美国母亲给孩子报的体育班能烧掉一个名牌包,所以中美老母亲最后其实殊途同归——都没有几个名牌包

在以往有标化成绩时,还可以有一些摸得着的参考系,但废除标化成绩后,这些参考体系变得更为模糊

特别是作为学术成绩一向优异的亚裔学生来说,尤其头痛。

2 尴尬的亚裔学霸

再回看College Board《2020 SAT年度报告》,亚裔学生依旧在标化成绩上屹立不倒。24%的亚裔学生达到总分1400分以上,这意味着有将近54000人成绩基本达到Top50大学的门槛

 2020 SAT年度报告

△ 2020 SAT年度报告

亚裔1217分的SAT平均分在所有种族里位列第一,比总平均分1051高出了166分,比排名第二的白人(1104分)高出了113分。数学是我们的绝对优势,平均分高达632分!

2020 SAT年度报告

△ 2020 SAT年度报告

话虽如此,但高标化成绩也带来了烦恼:美国大学对亚裔学生的标化要求远超其他种族。

比如2018年,斯坦福大学录取亚裔学生的SAT分数比非亚裔生高出94分,康奈尔大学高出90分,哥伦比亚大学高出78分,几乎所有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学,对亚裔学生的SAT分数要求都要比其他族裔高出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美国联邦上诉法院维持“哈佛大学在招生方面没有歧视亚裔美国人”的裁决

事情还得回到2014年,美国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起诉哈佛大学,认为其在招生中系统性歧视亚裔学生,以“种族政策”为由,压低亚裔申请人的个性评分

SFFA指控称:

  • 哈佛大学在本科生招生中非法实行“种族平衡”;

  • 在做决定时过于依赖种族;

  • 没有充分考虑“种族中立”的替代方案;

  • 故意歧视亚裔美国人,而使其他种族的申请人受益。

一名亚裔学生有25%的录取机率,但如果他是白人,录取机率就会是35%,如果他是西班牙裔,他的录取机率就会变成75%,但如果他是非裔,就有95%的可能性被录取。”SFFA称。

族裔不应该被用来伤害你,也不应该被用来帮助你

△ 美国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创立者犹太人爱德华·布卢姆(Edward Blum):

“族裔不应该被用来伤害你,也不应该被用来帮助你。”

 

哈佛大学当然表示不服。“全面而广泛的数据及证据显示,哈佛大学没有歧视包括亚裔美籍学生在内的任何群体的申请者,在过去十年,亚裔美籍学生的录取率已经上升了29%。”(哈佛今年秋季被录取的学生中,24.5%的人是亚裔,14.8%的人是非裔或黑人,12.7%的人是拉丁裔,1.8%的人是印第安人。)

哈佛大学还得到了许多盟友,其他学院、大学和教育团体都否认原告的不当行为指控,并表示坚持遵循最高法院几十年来的裁决——允许在一定范围内考虑到种族因素。

SFFA学生会会将此诉讼提交到美国最高法院,结果到底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3 以不变应万变

说回大学取消SAT这件事,哈佛耶鲁大学等高校虽说调整了2021年秋季的申请政策,表面看降低标化门槛,但实则“没有标准的标准才是最高的标准”。

录取过程对于申请人的活动、文书等方面的要求提得更高,考生还需尽早规划,以不变应万变,标化与活动两手抓

美国国内,考生们也抱着标化保底、聊胜于无的心态。

虽然疫情期间美国三分之一以上的SAT考试中心被迫关闭。但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心态,仍有成千上万的美国考生家庭不辞辛苦,驱车数百英里,冒着新冠风险,跨州奔赴标化考点,并期待用好成绩换来顶级高校席位与巨额奖学金。

富裕家庭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依赖私教与学校顾问帮着斩获高校席位,获取更多信息。

但,对其他“不那么多金”的美国高中生而言,SAT和ACT就更遥不可及了

他们的学区已关闭多时,疫情复发,许多学区还无奈取消秋季测试日期。不少学生还需照顾患病家属、兄弟姐妹,有些还得工作补贴家用,学习时间也由此缩短。

当问到如何预测未来关于标化考试的变化时,ACT的CEO认为无论怎样,未来大学申请的局势都将不再与之前相同,会有所改变。

因为这次疫情让大家看到了新的可能和新的教学方法,未来很有可能会继续延伸目前比较成功的一些方法并加以改革。

同学们需要紧跟时代的变化,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传统模式中不愿意突破。

而那些被疫情逼迫成为test-optional的大学很有可能从中发现了它所带来的优势,并在未来继续沿用这一政策。

无论未来是什么样的局势,童鞋们都要争取”标化GPA两不误”,做一个多元化、有个性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