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美国大学申请

美国大学申请总数大幅减少,顶尖名校申请人数却增加

今年,美国各大常春藤院校所收到的提早申请(Early Application)数量可谓是直冲云霄。在布朗大学,申请数量比往年增多了22%,宾州大学增多了23%,达特茅斯增多了29%,而哥伦比亚大学更是达到了增多49%的情况。

哈佛与耶鲁,这两所美国最顶尖名校的申请数量则更为夸张,耶鲁收到的申请数增加了38%,而哈佛的增长则达到57%。

相对应的,更多的申请数量将会直接导致更低的录取率,这对大批申请者们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为何藤校申请人数激增?

在很多录取率低的学校里,提早申请的成功率一般能达到常规时期申请的两倍甚至三倍。耶鲁大学本次的提早申请录取率为10%,而去年则是14%。而哈佛提早申请的录取率同样从去年的14%降到了7.4%。这意味着,接下来正常申请的录取率也很有可能要比往年降低很多。

造成今年如此反常局面的,则主要是因为在疫情影响下,很多学生无法正常参加标准化考试,参与课外活动甚至是正常返校上学。因此,至少1500所大学,包括全部常春藤学院都取消了对标准考试(SAT或ACT)的分数要求。

对于那些平时成绩优异但考试成绩不理想的学生来说,这自然大大拉近了他们与常春藤院校的距离,往年高不可攀,如今在取消要求标准化考试成绩后门槛似乎降低的藤校吸引了大批学生投递申请,无视昂贵学费。

大学官方亦表示今年的线上各类宣传展示活动让他们能够吸引更广泛的群体,并非像往年一样只依赖于参观校园的人群。

当然,有些藤校也在疫情期间对其招生措施进行了与众不同的改革。例如,普林斯顿今年直接取消了提前申请选择,并称希望能够减轻今年高中毕业生的压力。

从去年春天开始,康奈尔大学表示尽管会向联邦政府继续报告,但将不再对外公开详细的申请人数以及录取人数。

康奈尔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名校,在2018年,斯坦福大学就成为了第一个停止公开录取数据的顶级名校,并表示不希望过分强调自己的低录取率。

哈佛:非裔学生百分比增长最多

随着美国最受欢迎的院校收到的申请数不断增加,招生人员还需要考虑数百名因为疫情而推迟2020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一些大学亦表示可能将增加明年的入学总人数,以弥补今年因疫情导致的人数缺失。

例如,哈佛在2020年秋季共有349名学生因疫情推迟了入学时间。不过,哈佛表示目前判断去年推迟入学的学生是否会影响今年的招生情况还为时尚早。哈佛大学招生办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表示:“鉴于今年众多杰出的申请者,哈佛大学对早期招生采取了保守的态度,以确保在常规招生时能够正常地审核每一名申请者。”

哈佛本次提早招生接受了10086名申请者中的747名,去年则是在6424名中录取了895人。

今年的非裔学生录取百分比从去年的12.7%增至16.6%,为少数族裔中增幅最大的群体。而亚裔与拉丁裔的录取百分比与去年大致相同,分别为23.4%以及10.4%,美国原住民录取百分比维持在1.3%。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因为特朗普政府的移民限制导致国际学生饱经挫折,不过哈佛依然将国际学生的录取比例从去年的9.6%增加至了12.2%。哈佛大学招生办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说,“我们希望不仅可以为哈佛国际学生,也可以为美国取得真正的进展。这是一个建立在国际学生的才能与卓越之上的国家。”

大学申请总人数为何大幅减少?

然而,藤校的提早申请数量激增并不代表今年申请大学的总体人数变多。至12月2号,在通用申请(Common Application)上提交的大学申请数量要比往年高出6%,但申请人数却下滑了2%,这意味着本年申请大学的人数其实是下降的,但每个人申请的大学数量则变得更多。

关于为何大学申请总人数在今年大量减少?洛杉矶约翰·马歇尔高中的大学申请辅导员翠西亚·布莱恩表示,由于今年的教学改为线上,她无法像往年一样面对面地与学生交谈关于申请大学的事宜,因此也无法像以往一样鼓励学生申请大学。

她说,“我只能指望他们在线上回复我的消息。”至少40名学生开始填写了加州州立大学的申请表,然而截止日期只剩一天时却没有一个人提交申请。而因为网络系统的不便,她也根本无从得知他们迟迟不提交申请的原因。

低收入学生受疫情影响最深:电脑太差,连上网课都卡!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提交联邦学生资助申请的高中毕业生今年大幅度减少。

今年,全美国范围内提交申请的人数要比去年同一时间降低了14%。根据美国国家学生信息交换所研究中心的数据,2020年届高中毕业生的高等教育接受率相比2019年,跌幅达到了惊人的22%,在“高贫困”的高中学校毕业的群体中更是达到了33%。

加州大学的数据表示,在加州的高中毕业生中,申请资助金的人数下降了约16%。跌幅最大的是低收入学生,他们来自拉丁裔和非裔学生居多的学校。

来自洛杉矶金·德鲁医学磁性高中的丹尼·莫雷诺在疫情之前是个学习成绩优越,热爱足球和长跑的好学生,成绩非A即B,并准备申请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然而在疫情开始后,家境并不富裕的莫雷诺陷入了困境。

他的父亲是理发师,母亲因为要同时在好市多工作以及照顾他的四个弟弟妹妹们而忙的不可开交。但家里的收入因为疫情严重减少,导致他不得不用一台性能糟糕的电脑上网课,使得他的学习严重受挫。

莫雷诺的电脑在上网课时会有严重的延迟,导致他很难在上课的时候提出问题。莫雷诺表示,“我目前成绩严重下降,学习起来非常困难。”

最终,莫雷诺因为现实原因的影响放弃了申请加州大学的计划。幸亏在亚利桑那州的一所私立大学最终向他伸出了援手并保证会实行线上线下的混合教育,否则,莫雷诺将只能去社区学院。

从莫雷诺的经历中,我们也可以一窥在疫情下低收入学生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