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美国大学申请

陷入两极分化的美国大学申请:一边是名校挤破头,一边是普通学校无人问津

从2020年12月开始,美国顶尖大学陆续放榜,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美本申请人数呈暴涨趋势。但另一方面,据《纽约时报》消息称,并不是所有美国高校都这么受到学生追捧,一边是藤校挤破了头,另一边不知名的小学校却是乏人问津。美本申请两级分化的现象,在美国约有1700所学校不再要求申请者提交SAT或者ACT等标化成绩后的一年,效应逐渐显现。

例如常春藤盟校康奈尔大学这样的顶尖大学吸引学生申请从来都不是件难事。但今年,康奈尔大学的招生办公室收到的申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68500份申请,相比去年暴涨33%,多出了1.7万份。

这主要是因为学校决定在新冠疫情期间不要求申请者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我们看到那些原本认为‘我永远进不了康奈尔’的人想,‘哦,如果他们不看考试成绩,也许我真的有机会,’”康奈尔负责招生的副教务长乔纳森·伯迪克(Jonathan Burdick)说。

美国多所名校申请有增无减,招生不是难事

根据美国高校公布的数据显示,多所名校申请量有增无减,包括藤校、大U和艺术类名校申请量与上年相比均出现极大反转。此前UC申请系统更是直接被挤爆,该种情况在以往的申请中从未出现过

其中全美大U类院校:杜克大学ED申请暴涨20%、佐治亚大学EA申请暴涨25%,弗吉尼亚大学ED申请暴涨35%;全美艺术、音乐类名校如帕森斯设计学院、罗德岛设计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等今年的申请与以往相比更加火爆。

在康奈尔大学(Cornell)和其他常春藤盟校放弃考试分数后,人们对这些挑剔的精英大学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但规模较小、知名度较低的学校却面临着相反的问题:招生办的邮箱空空如也。

美国大学申请两极分化愈演愈烈,普通学校无人问津

去年12月初,位于洛杉矶的波莫纳加州理工大学就已经遭遇了申请率暴跌的问题。相较于往年,新生的申请率下降了40%之多,而转校生数据则下降了52%,而在过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社区大学。

为了避免出现最严重的财政危机,波莫纳加州理工大学的教员和管理人员在12月不得不给那些已经开始申请但没有提交申请,或者过去申请过但没有被录取的学生打了电话。该学院在本财年已经损失了2000万美元的州政府拨款,他们无法再承受入学人数减少。

“这就像亚马逊购物(Amazon),”加州州立大学(Cal States)的招生负责人洪洛(luo Hong)说。“‘你的购物车里有东西(目标学生)!’然后我们会努力跟进,完成交易,就像电话推销员一样。”

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来申请,加州州立大学系统将所有学校的申请截止日期延长了两周。但在常春藤盟校不得不额外增加一周的时间来考虑大量申请者的新闻的对比下,这项艰巨的努力进一步凸显了高等教育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已因疫情蔓延而加剧。

650000名大学职工丢掉工作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劳工部发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失业报告,衡量了新冠疫情对美国高校的悲剧性影响。

这份几乎没有引起公众注意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在高等教育领域,学院和大学自去年2月以来已经削减了65万个工作岗位,相当于裁员人数的13%。简单地说,过去一年,65万原大学教职工失业了。这个失业数字与机构收入估计的平均14%的下降非常接近。

劳工部的报告并没有指出哪些工作岗位被削减了,但可以猜测:由于校园食堂和宿舍被关闭,数千名食品服务人员和管理员失去了工作;成千上万的学生服务工作者已经看到他们的工作被淘汰,因为面对面的服务已经被不那么全面的虚拟支持所取代;成千上万的兼职教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课程被取消,他们的薪水被取消,因为项目被整合,课程被搬到了网上。现在,随着危机的加深,甚至连终身教职也被砍掉了。许多这样的工作将永远不会再出现,因为校园在面临入学人数下降的情况下努力寻求缩减成本的方法。

可以说在顶尖大学申请火爆的背后,美国高等教育其实正忍受着严寒。

一面激增,一面骤减,美国大学走向何方?

Common App的数据显示,美国最抢手的四年制大学(包括公立和私立)今年的申请人数创纪录地增加了17%。哈佛大学(Harvard)的申请人数激增42%,布朗大学申请人数增加了26%,纽约大学申请人数增加了20%。纽约州北部的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申请人数更是夸张的增加了103%,创下记录!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这样的大型知名州立大学也是如此,新生申请增加了28%

规模较小或认可度较低的公立和私立院校的申请学生人数却急剧下降,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美国最大的公立大学系统之一的纽约州立大学系统(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的申请人数下降了14%。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州立大学,新生申请下降了12%,转学申请下降了28%。马里兰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是一所位于巴尔的摩的私立文理学院,即使将截止日期延长了两周,申请总数仍下降了12%。

许多非名校甚至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在苦苦挣扎,而新生人数减少可能意味着进一步的痛苦,包括更多的削减项目和教员裁员——这使它们陷入恶性循环,对潜在学生的吸引力更低。一些大学甚至在大流行期间永久关闭。

标准化测试可选将常态化?

长期以来,美国大学都追求在校学生的多样性,而在去年许多学校突然就完成了多样性的目标。

与2019年相比,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收到的黑人、拉丁裔和印第安人的申请增加了38%。纽约大学的黑人和拉丁裔学生的申请都增加了22%。

毫无疑问,标准化测试可选政策成为了推动这一进步的主要原因。今年大约有1700所学校不要求SAT或ACT成绩。

而如上文所述,标准化测试可选政策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多了优质学校的申请人数。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负责招生工作的艾米丽·恩格尔舍尔说,“这一障碍的消除确实推动了申请人数的增加。”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系统为近30万名学生提供服务,其中包括一些全美最受欢迎的学校。去年,该系统决定暂停考虑SAT和ACT成绩。今年整个系统的申请人数增加了16%,创历史新高。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即使疫情过后,标准化测试可选政策也将有可能在大部分学校得以保留,因为对于大学的招生工作来说,显然是有利的。

康奈尔大学每年也都在为扩大申请者的多样性努力,但负责招生工作的伯迪克说,没有什么标准化测试可选政策(Test-Optional)的帮助更大了。

为了在新的申请环境中招收到优秀的学生,伯迪克说,康奈尔大学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发了一种审查申请的新方法——“普遍成绩单审查”——重点关注申请者在高中所上课程的严格程度以及他们在课程中的表现。

伯迪克说:“文书、简历和推荐信比考试分数在审核过程中就像一个大物件一样,显得稍微重要一些。”

对于,21年申请的学生,伯迪克透露的信息值得重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