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SAT考试培训

SAT会退出历史舞台吗?

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周二宣布,将取消该机构负责管理的SAT大学入学考试中的可选作文部分,并将停止在美国举办科目考试。该机构官员表示,新冠疫情“加速了大学理事会已在进行的一个过程,该过程旨在简化和减少对学生的要求。”

大学理事会还透露,该机构准备启动进程改革SAT考试,从而把该大学入学考试改造得“更为灵活和精简”,让考生通过计算机而不是传统的纸和笔参加考试。SAT综合考试具体改革方向的细节尚不明确。大学理事会的首席执行官科尔曼(David Colman)指出该机构不会推出居家网考版本。他表示四月份会披露更多信息。

疫情肆虐迫使美国自去年三月份开始纷纷关闭学校,各个层级的教育均受到冲击,也给SAT及其竞争对手ACT带来前所未有的动荡。春季以来,很多应届高中生一直竭尽全力寻找适合自己时间和地点的标准化考试中心。

全美几乎所有的高等院校均终止或暂停要求申请学生提交标化考试分数。部分高校招生负责人认为选拔新一届学生不再需要SAT或ACT分数,而且标化考试可能让原本合格的申请人望而却步。其他招生人员则面对新冠疫情肆虐和考试机会不均等现实情况暂时妥协。

2020年,大学理事会表示,考生注册参考SAT次数达到220万次,但由于公共健康原因无数考试中心被关闭,实际考试人次仅有90万次。

科目考试

即使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SAT科目考试和可选作文考试已开始失去影响力。要求申请人参加和提交上述考试分数的高校寥寥无几,而且很多教育专家质疑其价值。

SAT科目考试时长约一个小时,涉及学科包括数学、文学、历史、生物、化学、物理以及数门外国语,满分为800分。

长期以来,科目考试在招生评估过程中处于小众地位,其目的在于让学生向竞争超级激烈的名校显示其学术资质。多年来,藤校和包括乔治城大学在内的其他名校,除了SAT综合考试和ACT分数外,还推荐、鼓励或接纳SAT科目考试成绩。在2017届高中毕业生中,约有22万名学生参加过至少一门科目考试。

但是,科目考试的使用范围日渐萎缩。该考试似乎还与同样是该机构主办的AP考试项目互相重合。近年来,时长三个小时,除了多项选择外还包括简答题的AP考试日益普及。因此,比方说一名获得AP微积分考试高分的考生,可能对为何要参加SAT数学科目考试深感疑惑。

科尔曼表示,"AP向学生提供一种更丰富、更灵活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他说,AP课程的广泛普及令SAT科目考试显得可有可无。超过120名2019届高中毕业生至少参加了一次AP考试。

大学理事会表示不再向美国学生提供科目考试,立即生效,并将在明年夏天之前逐步取消对国际学生的科目考试。

可选作文

SAT综合考试的时长超过三个小时(不含休息时间),包括一个数学部分和另一个基于证据的阅读和写作部分。每部分最高分值为800分。阅读和写作部分涵盖编辑和其他语言技能,测试方式为多项选择题。

SAT考试还包括一篇时长50分钟的可选作文题,其分数单列,不计入总分。在2020届应届高中生中,约有120万人参加包括可选作文的SAT考试,超过所有SAT考生的一半。

在包括加州大学负责人在内的部分高等教育人士的要求下,现代SAT首次于2005年加入作文测试。这些教育界人士认为,衡量命题写作能力对招生至关重要。

最新版本的SAT作文测试于2016年首次亮相,要求学生就一篇指定文章进行分析性写作。大学理事会表示,该测试旨在模拟 "典型高校写作“。ACT同样包括一篇可选作文。

不过,对于写作的热衷已成为明日黄花。很多高校发现作文分数对招生失去用处或毫无必要。2018年,哈佛大学和其他很多高度选拔性高校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交SAT写作分数。去年,加州大学管理人员采取同样的措施,作为其更为重大的取消使用SAT/ACT政策转变的一个步骤。

即使要求提交作文分数的学校屈指可数,很多学生还是对要不要参加作文测试、及其作文分数能否达到期望感到手足无措。该机构表示,高中生有很多方式来展示他们的写作技能,这使得原本可选的SAT作文部分变得不那么必要了。

现在,大学理事会终于做出决定:所有希望参加作文考试的学生可在六月前参考。在此之后,大学理事会表示只在某些州(包括特拉华和俄克拉荷马)提供SAT作文测试,SAT在这些州被用于衡量学校教学绩效且考试安排在上课期间。

行业反应

耶鲁大学本科生招生和经济援助主任昆兰(Jeremiah Quinlan)对大学理事会最新举措表示赞赏。他说,耶鲁大学最近不再考虑SAT科目考试的成绩,可选作文的价值也有限。昆兰补充道:“作文分数从来没有真正成为我们(招生)审核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

昆兰表示自己支持进一步改进SAT考试,使其更为灵活、便于通过计算机进行考试。他表示,"大学理事会必须花时间提前规划,做好尽职调查。不过我们认为他们已经准备就绪,即将更上一层楼。"

然而,大学理事会的批评者认为,该决定几乎肯定是出于财务考量。在大学理事会每年超过10亿美元营收中,SAT考试占据可观份额。

俄勒冈州立大学负责招生管理的副教务长伯肯斯塔德(Jon Boeckenstedt)指出,"SAT及其科目考试都是即将消亡的产品,现在只不过在苟延残喘。我相信举办这些考试耗资不菲。"

他表示,大学理事会很可能试图通过取消科目考试来施压精英高中提供更多AP课程(同样是大学理事会的产品),以此提升学生成绩单的含金量。但是,如果需要AP考分在申请大学过程中起到作用,学生得在11年级末甚至更早就参加AP考试。因此,在高校招生过程中更多注重AP成绩只会进一步增加学生的压力。

伯肯斯塔德总结道,“"总的来说,这对大学理事会学院肯定是一件好事,不过对学生就未必如此。"

事实上,大学理事会宣告称,AP课程为学生提供“丰富多彩的机会展示其知识和技能”并且“AP覆盖面扩大及其在低收入和有色人种学生群体中广泛普及”使得SAT科目考试完全失去必要。

SAT会退出历史舞台吗?

为了从东海岸上层阶级以外招收更多高智商的学生,包括普林斯顿和哥伦比亚大学在内的15所精英大学和预科学校于1900年创办了大学理事会。首次SAT考试于1926年举行,由第一次世界大战给士兵做的智商测试改编而成,主要衡量知识以外的智商。考试的设计者为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布里格姆(Carl Brigham),一名优生运动的积极支持者。此人坚信黑人智商较白人低下。

其后很长一段时间,SAT一直被当成智商测试来看待,大学理事会开始一直宣称无法通过复习备考提升SAT分数。不过,1938年,纽约布鲁克林水管工的儿子卡普兰(Stanley Kaplan)在父母家地下室开办了第一个SAT补习班。从此以后,卡普兰逐渐成长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球性考培机构,不但促使SAT日益流行而且还在全球范围内拓展了该考试的品牌价值。

考培巨头卡普兰

卡普兰的发展壮大意味着积极备考完全有可能改善SAT成绩。从1960年代开始,批评者指责SAT使得教育资源向愿意慷慨解囊的富裕家庭不公平地倾斜,其SAT补习费用最高可达每小时1000美元。

SAT考试日益红火也引发市场竞争,不过唯一成气候的是位于中西部爱荷华州的一个名为美国大学考试(ACT)的机构。1959年,该机构启动ACT考试。作为一种衡量学生高中所学知识的测试方式,该考试被很多大型公立高校的招生体系所采用。随后,ACT在美国中西部高校日益普及,而SAT则成为东西两岸大学的首选。从此,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形成SAT和ACT并存的双寡头竞争模式

2012年,ACT的市场份额超越了SAT,其原因主要是该机构与14个州公立高中达成协议,为其所有公立高中生提供考试服务。ACT的营销秘诀简单粗暴,即宣称该考试具备双重功能,一方面是大学入学考试,另一方面又符合联邦政府衡量高中生阅读和数学能力的测试要求。州政府可以直接通过ACT检测学生的阅读和数学能力,节省了大量设计考题的时间和精力。

大学理事会见势不妙,立即聘请科尔曼担任该机构首席执行官。科尔曼出身知识分子家庭,高中就读于纽约著名的史蒂文斯中学,接着在耶鲁大学主修哲学,并在大学期间创办过一所补习机构。大学毕业后科尔曼还获得罗德奖学金并在牛津和剑桥大学获得学位。他随后加入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五年后离开公司创办过多年教育机构。

大学理事会CEO科尔曼

科尔曼就任后很快意识到,如果想从ACT那里抢公立高中的生意,就必须对SAT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科尔曼计划像ACT那样让SAT围绕高中科目设计考题。他的第一把火就是从ACT高薪挖角:2013年,他请来掌管SAT教育部分达38年之久的施麦瑟(Cyndie Schmeiser),并让她常驻ACT老巢爱荷华城就地招揽老部下,最终SAT在爱荷华设立了一个超过20人的分支机构。

科尔曼的第二把火着手于改善SAT的名声,为了平息外界对于该考试偏向富家子弟的批评,大学理事会与位于硅谷的在线教育非营利组织可汗学院合作,开发免费的SAT在线备考课程。科尔曼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表示,“大学理事会认为,机会不均等的考试将名存实亡。”

在科尔曼领导下,大学理事会的第三把火烧得更旺,该机构对SAT进行重大改革:摈弃了此前令人望而生畏的艰深词汇测试,将总分从2400分改回到1600分。与此同时还悄然拉高分数。一个老SAT拿1230分(阅读+数学)的学生在新SAT可以考到1300分!总之,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操作让考生感觉大好,尽管从能力测试的角度来看毫无区别。

科尔曼对ACT的最后一击来自全方位的价格战:为了竞争ACT的重要顾客州政府的合同,大学理事会报出令后者难以拒绝的超低价。比方说,2015年,科尔曼一举拿下密歇根州三年合同,其出价低于ACT1540万美元。到了2018年,大学理事会的新SAT拿下10个州的合同,其中三个州为ACT原客户,从而一举重夺江湖一哥地位。

SAT和ACT的市场份额对照

尽管SAT是大学理事会最具知名度的品牌产品,但是价格战使其利润极为微薄。每套SAT考题出题成本高达近200万美元,为了防止作弊,每套全新考题最多只能使用12次。而且大学理事会还得向低收入考生减免考试费用。根据大学理事会前雇员的说法,SAT业务只能勉强保持盈亏平衡。

为该机构生金蛋的母鸡是学生数据库。大学理事会每年将考生的个人数据,包括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父母教育背景等信息,打包卖给大学和其他第三方机构。大学据此向考生群发各种招生营销资料。例如,仅哈佛大学招生办每年就向考试机构购买超过十万份学生数据。大学理事会生财有道:每个考生资料售价达0.47美元,单此一项业务的每年营收超过1亿美元,毛利率接近50%。

大学理事会的另一个现金牛则是手续费,这就类似廉价航空,飞机票所费无几,但各种杂费多如牛毛。大学理事会在十天内将学生的考试分数免费发送至四所高校(很多学生何止申请14所高校),超过四所每增加一所收取12美元的寄送费;赶时间送分?每笔订单收取31美元的加急费;想了解自己哪些问题答错了?请付18美元;更改考试时间?不好意思改期费30美元......大学理事会依靠笑纳这些手续费一举营收近4亿美元。

该机构最大赚钱机器则是AP项目,其部门2018年营收达到4.83亿美元。大学理事会的规模效益源自AP考试的日益普及。AP部门的毛利率达到29%。1955年,大学理事会收购了AP项目时,该考试几乎没有竞争对手,也鲜有批评者。在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当时该项目主要服务于一个小规模的优秀学生群体。

1988年,由AP微积分教师埃斯卡兰特(Jaime Escalante,在他引导下,低收入拉丁裔学生通过AP考试)真实经历改编的的电影《为人师表》反响极佳。影片极大地推动AP课程的公众影响力。大学理事会顺势而为,在根本没有考虑到资金不足学区欠缺资源的情况下,强行全面推广AP课程。

多年来,AP课程只有11门,仅包括化学、物理和历史等核心科目。AP课程是达到大学水平,获得高分的学生可以兑换大学学分或代替分级考试。随着AP课程的需求增加,大学理事会将AP课程增加到近40门,科目延伸至艺术史、人文地理以及心理学、绘画等等。

如今,高中的AP课程已经成为衡量其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而学生高中成绩单上的AP课程数量和分数也是大学招生官最为关注的学术指标。美国很多州都对AP考试提供财政补贴,并以AP参与度或分数评估学校和学区的绩效表现。2019年,大学理事会在2万余所高中举办了500多万次AP考试。

根据该机构数据,从2005年到2008年,49.6万名学生参加AP考试达三次或三次以上;十年后,这个数字翻了超过一番,达到110万。当然,大学理事会在AP考试上的玩法和SAT如出一辙,收取的各种手续费为该机构盈利做出重大贡献。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大学理事会虽然名义上是一个注册在纽约州的非营利组织,但实质无异于印钞机,该机构每年超过盈余超过1亿美元,还无需向山姆大叔缴纳一分钱税款。目前,大学理事会坐拥3亿美元现金和8.5亿美元对外投资,CEO科尔曼的年薪高达200万美元。

可惜花无百日红,新冠疫情似乎让大学理事会的好运走到尽头。该机构在去年春季试图推出线上AP考试,不过网站技术问题让成千上万名考生无法提交其答案,从而引发学生和家长高达5亿美元的联邦集体诉讼;去年五月底加州系统宣布的“2023年全面放弃SAT考试”更是雪上加霜......

即使对于一贯注重标化考试的藤校,SAT也开始意想不到地变成累赘。备受瞩目的哈佛大学歧视亚裔案中,SAT分数成为控方攻击哈佛的有力武器。美国司法部控告耶鲁种族歧视也把SAT作为一项重要佐证。随着疫情肆虐,越来越多的学校采取标化可选政策,他们很可能从中学会在没有SAT分数的场景下进行招生。

事实上,SAT存在众多不利于有色人种的证据。大学理事会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该机构与可汗学院合作的免费备考课程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黑人学生的SAT均分是933分,而白人学生则为1114分。

虽然生存堪忧,不过SAT还有很多刚性需求,众多追求名校的学生需要标化分数增加其录取砝码,而很多缺乏资源的公立大学(例如堪萨斯大学或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无力采用 "综合评定 "招生流程,只能依靠标化成绩来帮助其筛选数以万计的申请人。还有数以千所的高等院校通过SAT分数协助其核算学费折扣,即如何分配所谓 "基于能力的经济资助"。

科尔曼心知肚明的一个公开秘密是,尽管存在诸多缺陷,但SAT考试对于富裕阶层而言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工具,因为这是通往很多精英名校和最终成功的一道重要门槛。

除了大学录取,SAT还有着一些令人始料不及的作用。麦肯锡等咨询公司要求申请人提交SAT分数。影响房产价值的一个指标是邻近学校的SAT均分。标准普尔确定判高等院校的债券评级时,也将SAT纳入评估范围。

SAT等标准化考试会退出历史舞台吗?在可预见的将来,SAT可能还是美国大学筛选申请人的重要工具,但这次疫情给了高等院校思考的空间:如果不靠标化也能招到合适的学生,也许是时候把标化考试请出招生流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