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美国拨打:562-449-5356

加诚美国留学

  1. 首页
  2. 美国大学申请

美国大学远程授课后,学生作弊率大大提高

受到疫情的影响,大部分的美国大学都开始了远程授课。感恩节假期后就是期末考试,今年,带给大学的有一个挑战就是远程考试。在家考试这种模式似乎在诱惑学生考试作弊。

虽然老师们为了防止作弊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使用监控系统全程监视学生答题,但是,作弊率悄然爬升。在网课这个情况下,更严重的是学生会集体作弊。

远程授课和考试之后,作弊率从1%升至8%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一家美国大学聘用的提供远程监控器通过网络摄像头“监考”的公司Proctors,他们发现了很多替考和作弊的情况。要知道,很多管理严格的考试,有受过训练的监考人员并检查学生ID,作弊行为仍然存在,更不要是完全无人监考的情况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每一年也有一部分的远程考试。当时,提供远程监考服务的公司之一ProctorU在1月至3月期间管理的340,000场考试中,作弊的比例只有不到1%。

但是, 3月中以后,很多美国大学转为远程教学之后,就以来远程测试的高峰期,其监督的考试数量从4月到6月跃升至130万,作弊率提高到8%以上。

ProctorU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法兰(Scott McFarland)说:“我们只能想象完全没有监考时作弊发生率是多少。” 受访的教师和测试专家认为,在线测试导致作弊现象增加通常是因为学校和测试公司对转换的规模没有做好准备。

由于在线测试需求激增,很多公司的监理能力不堪重负。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没有人监考是导致他们作弊的主要原因。

今年5月,也就是春季学期的期末,有一家教育公司做了问卷调查,有93%的教师认为很传统的考试相比较,学生在网上作弊的可能性更大。但是只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使用某种形式的督导手段来防止这种情况。

许多高校为了节约资金,之能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继续进行在线考试。还有一部分学校选择了成本较低的一些防作弊措施,比如,通过软件在学生参加测试时锁定网络浏览器。在考试期间锁定浏览器是比较常见的做法,但是这无法阻止其他形式的作弊。没有监考的情况下,学生可以通过另一台电子设备作弊。

“作弊”公司生意蒸蒸日上,美国名校纷纷“中招”

自从开始在线考试,很多出售家庭作业和考试答案的公司生意蒸蒸日上,比如Chegg和Course Hero。这一类的公司主要有很多关于考试的问题和答案,学生需要支付订阅费,才能获得有关资源。

考试的题目一般是由已经参加考试的其他学生上传的,答案可能来自学生或者由在该站点工作的“导师”提供。根据Chegg公司的公开财务报告,2020年第二季度的收入为1.53亿美元,这正是在线考试的高分期和去年同期相比收入同比增长63%。

在关闭校园之后,普渡大学给了学生更多的时间准备和参加在线考试。但有教师表示,很多学生私下组织视频会议并分享考试答案。虽然在疫情之前就有这些能购买考题和答案的网站,但是,随着远程考试的普及,这些网站的使用率似乎呈爆炸式增长。

有新闻报道称,学生在春季学期利用Chegg在佐治亚理工学院,波士顿大学,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和普渡大学等学校的在线考试中作弊。

据报道,在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统计专业,一个班级的800名学生中有200多名因使用Chegg提供的考试问题和答案而受到纪律处分。而这些学生还对处分提出了抗议,他们通过一份请愿书上诉,表示他们不知道使用Chegg会被认为是作弊行为。

这一类网站给学生培养了一种购买考题和答案是正常备考程序的认知。学生倾向于认为大家都在这样做,就不算是作弊,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大范围的集体作弊。考试之后,学校以版权法为由要求Chegg删除这些问题。但是,比起被发现的考题和答案,那些尚未被发现的资源更多。

除了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普渡大学的老师也发现了大量的学生通过Chegg来购买测试答案。在一门有250名学生课程中,有100名学生被确定以类似的方式作弊。不论在哪一所学校,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作弊的学生人数要远远多于被抓获或举报的人数。

而且,很多老师也没法非常严格的处理学生作弊的情况。大部分的时候,老师会选择简单地给作弊者一个F,并不会进一步报告事件。这也助长了学生之间的集体作弊的行为。比如,一名学生就表示,班级里大概80%的人都在看Chegg,难道学校能把我们全部开除吗?

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员写道,一个学生有作弊行为,代表的是一个人的道德问题;多个学生集体参与作弊的行为是在贬低他们可能会获得的学历和学位。当作弊行为蔓延到许多课程和众多学校中的许多学生时,学位和年级不再提供衡量个人对职业或职位的准备程度的方法。也许甚至更重要的是,它暗示着一个社会,盲目地接受能达到目的的一切手段。”